在IQAir成功通过众筹活动推出了AirVisual Pro后不到两年的时间内,这部顶尖的空气质量监测仪已作为室外空气监测站在全球10000多个城市得以部署推行。在其中的某些城市中,AirVisual Pro是唯一可用的数据来源。

尼日利亚的哈科特港就是其中之一。这里的居民史上首次掌握了当地的空气质量信息,尼日利亚的空气质量数据被实时报道并向全球进行直播。

这里的居民史上首次掌握了当地的空气质量信息,尼日利亚的空气质量数据被实时报道并向全球进行直播。

拉斐尔,一位积极倡导在自己的家乡哈科特港使用AirVisual Pro建立灵敏的空气质量监测系统的市民,站在他的角度解释了将AirVisual Pro作为公共室外监测站所想要实现的目的。

尼日利亚,哈科特港:笼罩在黑烟中

自2016年11月起,拉斐尔就注意到哈科特港的空气质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每天早上,他能“看见,感受到并且闻到”空气污染。

数月以来,该市经历了有害化学物质的空气污染阶段,当地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烟灰。1 在这场“烟尘暴”期间,哈科特港的300万居民中的许多人席卷了各种社交媒体平台,分享相关的图片和视频短片。

哈科特港的300万居民中的许多人席卷了各种社交媒体平台,分享相关的图片和视频短片。

据拉斐尔称,坐落在尼日尔河三角洲的哈科特港是河流州的首府, 因为其当地的石油产业,也是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由于其地理位置和自然资源,尼日利亚是非洲和河流州第一个生产石油的国家,许多国际石油公司,炼油厂和管道在此地选址落地。2,3

AirVisual Pro:一个应对全国性问题的地方解决方案

拉斐尔注意到污染问题日益严重。身为两个孩子的父亲,拉斐尔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想通过“精确的数据”了解“空气质量到底有多糟糕”,以便于采取相应的措施保护家人免受糟糕的空气质量的危害。

由于缺少公共数据和信息,促使他向相关部门提出获取一些报告的请求。但他的努力收效甚微,因为他“顶多能收到一份每日咨询通知,而非实时数据”。而拉斐尔需要的是能供自己在当下做出合理判断的数据。 

接着,他发现了AirVisual Pro——一台声称可以完全达成他愿望的空气质量监测仪。他立即采购了自己人生当中的第一台AirVisual Pro,并安装在自己家中。因为渴望让自己的整个社区都能从AirVisual Pro的数据中受益,他将其设置在户外,作为公共监测站。直至今日,整个国家可用的空气质量数据来源共有两个,他的AirVisual Pro是其中之一。 

直至今日,整个国家可用的空气质量数据来源共有两个,拉斐尔的AirVisual Pro是其中之一。

拉斐尔称,有了AirVisual Pro,他可以检测到污染的趋势和模式,并且判断孩子和家人是否适宜在户外活动。既然“没有能力控制污染源,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掌握数据,并作出相应的决定。”

让拉斐尔最为担心的是“非法活动,例如非法炼油厂”的出现,这是2017年年初导致哈科特港污染骤增的可疑污染源之一。4

据尼日利亚当局估计,腐败和帮派活动导致每天30万桶原油的“失踪”。5 一旦被偷,在进入黑市之前,原油通常都在简易并且非常的设备中被提炼。这些非法炼油厂不仅污染空气、水和土壤,同时也会危及那些以非法炼油厂收入为唯一收入来源的男女工人的生命安全。

这些非法炼油厂不仅污染空气,水和土壤,同时也会危及那些以非法炼油厂收入为唯一收入来源的男女工人的生命安全。

政府似乎正在通过烧毁临时炼油厂以及用来运输原油的船只来解决这个问题,因此产生了大量有毒的烟雾。6为避免被发现,这些工人都改上夜班了,“因为在黑暗中,烟雾更不容易被军队发现”(至少,这是其中一种解释,因为没有确实可信的政府官方报告)。

拉斐尔注意到了夜间可见污染物的骤增。他的怀疑也得到了AirVisual Pro的证实——PM2.5在晚上出现激增。

拉斐尔注意到了夜间可见污染物的骤增。他的怀疑也得到了AirVisual Pro的证实——小于2.5微米的颗粒物,即PM2.5,在晚上出现激增。

室内空气质量: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的症状

2015年,距离哈科特港不到320公里的奥尼查市被世界卫生组织(WHO)评为全球空气最差的城市。7奥尼查平均每年的PM10颗粒物浓度为594微克/立方米,是国际准则规定的20微克/立方米的30倍。8

2015年,距离哈科特港不到200英里的奥尼查市被世界卫生组织(WHO)评为全球空气最差的城市。

奥尼查的污染统计数据与哈科特港非常相似,而哈科特港正在引领一场革命,不仅仅披露当地空气污染源,并且揭示其行为背后的模式。

拉斐尔认为,非法炼油厂以及尼日利亚政府对该种行为的严厉打击“并非事实的全部”。

还有很多其他非法活动,包括废物燃烧和金属冶炼,加上干燥的天气和多尘的地面,都大大增大了PM2.5和PM10的浓度。这些污染物的爆发有时会导致哈科特港的空气质量指数(AQI)飙升超过400。任何情况下,超过300的空气质量指数都被认为是“危险的”,意味着空气质量已经糟糕到被认定为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程度。

这些污染物的爆发有时会导致哈科特港的空气质量指数(AQI)飙升超过400,意味着空气质量已经糟糕到被认定为一个公共健康紧急事件的程度。

在尼日利亚,暴露于空气污染的情况极其严重。在2015年,据世界银行估计,94%的尼日利亚人遭受的空气污染水平远远高于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限度。9

空气质量革命不会在电台被播出,如果没有你的帮助。

随着世界各地特别是城市地区的空气污染水平急剧上升,空气污染越来越受到关注和认识:

  • 柳叶刀污染与健康委员会发布了2017年的报告,指出每年约近7百万人死于与空气污染直接相关的原因。10
  • 而由健康效应研究所撰写的“2018年全球空气状况报告”显示,全球95%以上的人口生活在被世界卫生组织标准认定空气质量不安全的地方。11
  • 最近还有报道称,在印度德里以及美国的匹兹堡等此类重度污染城市中,呼吸当地空气的危害相当于每天抽烟44根。12,13

空气质量数据仍主要来自政府运营的联邦和地方层面。这可能导致很难获取某个具体地区的空气质量数据,因为这些数据可能没有体现在政府空气质量监测报告中。

而像拉斐尔这样的公民科学家却正在改变这种局面,使得全球公众都能参与到监测和应对空气质量模式的活动中来。

拉斐尔的AirVisual Pro 空气质量监测仪安装在户外,与自己所在的社区共享空气污染数据。他告诉我们,这非常有助于他做出有关户外活动更明智的选择。也能提醒邻居们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更小心行事。 

这些数据,据他称,“非常有价值”,因为通过这些实时数据可以证明当地污染者的责任,并动员社区投入资金改善空气质量,以此来缓解空气污染的问题。

只要热心的活动家,公民科学家甚至有关的家庭或房主继续采用AirVisual,空气质量革命将获得持续的关注,以便确保全球的空气质量得到改善,因为认识带来变化。

快快加入进来吧!

有兴趣建立你自己的当地空气质量检测网络,以便得到你所在社区的实时数据以及为此量身打造的应对措施吗?

今天就来了解一下如何成为一个户外空气质量数据贡献者吧。